橘橙

江湖一流刀客

朋友画的大少和桶,超可爱(๑>؂<๑)

觉得卡卡会这样随意又理所应当的回答大哥吧。(  • ω •  )

才开始学上色果然好无力啊。。。_(:з」∠)_

曾经
“我叫沈魍珷,是我救了你的命。怎么样,交个盟友吗?”——魍珷

“我们会活下去,魍珷,一起活下去。”——荆无笯

今时
“阿笯,我曾经以为,人只要不认命,去夺去争,总会拿到自己想要的,可现在。。。
阿笯,我是不是不得不认命了?就算我等完这一辈子,在他长白无夜眼里,我终是个魔道妖女。
丧尽天良,终殊正道。”——魍珷
  @C&
为什么我虐魍珷自己都在疼。。。

好久以前。。。秦萧 ,江叶
儿砸闺女妈妈会努力填坑的_(:_」∠)_ @D 当年清纯的江白

又一个文案。。。

@D     易如沄是个侯爷,薄情冷心,爱的是手中长笏,腰间紫蟒,身下高位。
    李之脩是位太子,君王独傲,看的是江山万里,城郭重重,庙堂诡谲。
    易如沄是权臣,他讨厌有人辖制他手中的权;
    李之脩是君皇,他讨厌有人手中掌着太大的权。
    他二人明里暗间,谈笑筹谋,处处都是刀锋。从未想过有一天,竟会和对方成白首之约,抱柱之盟。
李之脩:太子妃,你想要什么聘礼?
易如沄:权力,官位,封号!
李之脩:这些我都有。聘礼是我,我有权,你有我。(*°▽°*)
易如沄:。。。(现在的孩子怎么套路都这么深!(ノ=Д=)ノ┻━┻)

【原创】青镇纪事(二) 橙子

   榆钱钱 吴桐桐她们在和乌酒和梅子混熟以后,闲暇时就常到乌酒的小酒肆去坐着闲聊。尤其是在雨天时,乌酒的小酒肆门板挡着一半,雨水顺着长苔的青瓦向下淌,汇成雨帘,朦胧了屋檐那一角的长青枝。雨天是没有什么客人的,乌酒比往日更沉默。王麻这个话不多的人就会随意找一张木桌坐下,一小壶清酒,一个竹杯,默默的喝着。和乌酒一起听隔了一帘蓝布的梅子小铺里传来的笑语。

    那头的榆钱钱和罗敷聊着东家长西家短,梅子嚼着满嘴的干果,一边往嘴里送,一边嘟囔着几句含糊不清的话。吴桐桐嘴角含笑,看着她们,有时在梅子要拿竹盘里最后几个干果时把果子顺走,一边心里感慨着自己这么些年果然和钱钱学坏了,一边把顺来的果子塞进榆钱钱的嘴里,然后撩起布帘再去无根雨要一杯清酒,一边细抿,一边回来继续听榆钱钱含着果子还要贫的话。

    她也不怕噎着。吴桐桐摇头,看门外雨水打在青石路上,发出‘啪嗒’清响。

    时光在乌酒的沉默,王麻的闷酒,榆钱钱的家长罗敷的里短,梅子和吴桐桐甜甜的笑,拂过白花蓝布帘的微风,雨水打湿的青苔中,慢慢的淌走了。


【原创】青镇纪事 橙子 (一)有客来自青山外

    古梁州离帝都很远,它的边境多为川岭,青山掩映,江水东流。大大小小的村镇坐落其间,皆是一方方静土。青镇便是其中之一。这儿的百姓过着再平淡不过的日子,朝耕夜息,粗茶淡饭。那里没有出过奸佞逆臣之流,也未有过金玉忠良之辈。

    青史一笔川河,一笔黎民,便载过了这里的土与人。除了战火,外世再激湍莫测的风云传到这里,也不过是饭后闲谈。人们依旧安和的生活,好一片隐土。

    今日的青镇却热闹了起来,有四个风尘仆仆的年轻外客来到了这片隐土,两男两女,模样周正,皆是布衣打扮。

    他们不提来处,只道是互为夫妻,自小相识,因遭逢罹难,才远离故土。路过此处,见青山秀美,百姓和善,便心生留意。打算长住于此,安度余生。

    一番交谈下来,人们知两女名罗敷和 吴桐桐,各为王麻、榆钱钱之妻。由其言行可看出,都是和善之人,唯一有疑处,便是那榆钱钱虽是男子打扮,也自称 吴桐桐之夫,但其音清亮,模样较一般男子也略显秀正,不知男女。

    青镇虽小,但既为镇,亦有酒肆货铺,其中有一酒肆,名无根雨,乃一肤黑少言的姑娘乌酒所开,其通一小干果铺,店主也是个小姑娘,叫梅子,二人都是十一二岁的模样。榆钱钱很喜欢这家酒肆的名字,和 吴桐桐将自家的酒楼开在了对面,取名顶锅居,主打锅子。榆钱钱的掌柜,妻的大厨。开店时,她笑着去对面打招呼:“两位小老板,在下榆钱钱,日后就请多多关照了。”

    梅子与她尚不熟,浅笑应着:“若需酒果,付钱便是,都是街坊,何来的关照不关照。”

    榆钱钱和善的笑笑,然后摇着扇子去了不远处王麻开的铁铺。

    青镇百姓的生活仍是平淡而安和,只是顶锅居的菜实在好吃,价钱又实在,偶尔去尝次,再小酌两杯也不坏。而王麻师傅的手艺也确实不错,不只打铁,木工也在行。

    青镇百姓的生活好似更鲜活了,又好似像从前一样,安稳的过着,只不过着百姓中,多了四个不知来自何处,但已扎根于此,每日为柴米油盐忙碌的俗世中人罢了。